疫情之下“众生态”④丨保洁员返京23天找工作

疫情之下“众生态”④丨保洁员返京23天找工作

时间:2020-03-26 12:2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手机查看

play stop mute max volume repeat

   编者按 :疫情之下需要被书写的也许除了英雄的赞颂,还有个体在大环境中的生存抉择,艰难处境之下众生众态,唯不断前行方可看到光明。近期,海报新闻北京新闻中心推出《疫情之下“众生态”》系列,记录疫情下的芸芸众生。    文/大众网·海报新闻见习记者 万小军   返京居家隔离14天后,保洁员杨莉在社区办好了出入证,可她却忧心忡忡。她自己也没想到,几天后会提前告别这座打拼生活了20余年的城市。   2月21日晚,杨莉从江西乘火车,第二天早上到达北京,同行的还有杨莉的姐姐,两人都在北京做保洁。返京那天,由于老家到市区的客运班线停运,杨莉和姐姐花了120块钱打车到了火车站。   在杨莉和姐姐的生活中,这样的“奢侈”打车,几年也难见一回。

杨莉返京后,在出租房内做贴标签的活。受访者供图

   “回来说不定还有事做。”   杨莉和姐姐到火车站已是晚上,那天刮风下雨,两人拖着大包小包来到售票厅,由于不知道自己的车次可以刷身份证直接进站,两人为此在售票厅折腾了好一会儿。   在通往进站的路上,她们询问一旁的路人,“他们都不说话,只是用手指指,都隔开距离。”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人们都多了份不安和警觉。   以往,杨莉和姐姐回家和返京的火车票都是由家人在网上购买,为了省钱,这次她一样没让家人买卧铺票。那晚,硬座车厢人不多,人们都很“默契”,隔着座位坐。   杨莉和姐姐都是近两年使用上智能手机,还只会简单的发送消息操作。在列车员的帮助下,两人都在“京心相助”小程序上填报了相关信息。这是一款解决返京人员登记报到问题的小程序,可采集返京人员居住地、返京时间、来源地等关键信息。   杨莉的老家是一个不到30万人的小县城,到目前为止,只有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杨莉说,和很多地方一样,当地全城严密防控疫情。   早年,杨莉和丈夫一同到北京务工,丈夫从事装修行业,哪里有工程项目就在哪,儿子后来也跟着丈夫在一块做装修。   今年春节过后,大家都还坐在家里,以往,一家人早已外出务工。看着丈夫和儿子工地也未开工,一家人都要吃喝。不回京,房租还要正常交,两处开支,在老家的日子让杨莉很煎熬。   随着各地陆续推进复工复产,杨莉觉得在家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迫切想返京工作,丈夫和儿子都不赞同她回京,但她觉得:“在家坐也没事干,回来说不定还有事做。”    在京从事多年保洁,家政仍欠工钱   杨莉在北京已经做了十多年的保洁工作,长期工作在国贸地区一座高档写字楼,写字楼的保洁业务外包给了劳务派遣公司。杨莉做一天休息一天,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好几年。   前两年,姐姐杨琴也来到北京,两人在一家单位上班,安排在不同的楼层。由于是劳务派遣的员工,没有出入证,两人上班时得早上七点多到单位门口,再由公司管理人员带着进入工作区域。   做一天休息一天的工作相对轻松,但工资不高。在姐姐的带领下,两人利用休息的时间找家政公司,上门给需要保洁服务的公司或雇主服务。   杨莉住在首都国际机场附近,休息日到位于二环东直门的一家家政公司做工。家政公司派活要抽取佣金,也不是经常有活分配,很多时候杨莉和姐姐在那等一天都没有活。   杨莉说,自己和姐姐在家政公司都分别有一千多块的工钱未结清。此前,杨莉和姐姐在家政公司的分配下,多次去一家养老机构做保洁。“跟我们说是那家养老机构倒闭了,结不到款,我们找了家政那边好多次,一直拖到现在也没给钱。”   一千多块钱相当于杨莉在之前上班的公司半个多月的收入。    雇主告知疫情过后才能去工作   由于做事认真,待人真诚,两人不依靠家政公司,也找到了稳定的雇主,定期上门给人做保洁。2018年,杨莉辞了工作,专门给一户人家带小孩。“周一到周五早上去,晚上回住的地方。”这份工作的工资是她原来上班的一倍。   杨莉本可以住在雇主家,减少开支,她在外租房,为的是丈夫和儿子在周边工地干完活,回来也有个落脚的地方。   临近50岁的杨莉,原本想在北京再干几年就回老家,突发的疫情打乱了她的计划。   在老家的那段时间,杨莉都在打听北京疫情防控的消息,希望能早点回来工作。后来和姐姐杨琴商量约定一起回京,路上也好互相照料。   得知返京需要自行居家隔离14天,才能正常出入社区后,杨莉觉得问题不大。在她看来,只要能正常进出社区去工作就行。杨莉以为,自己隔离完后说明身体健康,也就能去原来的雇主家正常工作。“早去隔离早上班。”   杨莉到北京后没直接回住处,而是坐地铁到了东直门,和雇主约定在地铁站见面。她特意从老家带了土鸡蛋给雇主的小孩,雇主收下后塞钱给杨莉,她没收。   回到住处的杨莉开始了自我隔离,这期间,房东告诉她可以免交半个月的房租,还给她送来了体温计。   她从邻居那找来了贴产品标签的活,在家做了几天拿到了两百多块钱。   在杨莉自我隔离的这段时间,2月27日,北京市疾控中心通报了一起输入性单位聚集性疫情,某事业单位保洁员确诊,传染了10名同事。   隔离14天后,杨莉去社区办了出入证,但她却高兴不起来。此前的雇主为了安全考虑,告知她需要等疫情过后才能去家里工作。   雇主的答复让杨莉一筹莫展。眼下,很多公司都不招人,每月还要交房租,疫情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,一直等下去又不是办法。“带来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。”    注销北京公交卡、银行卡,决定回老家   左右为难的杨莉打电话给女儿,女儿在河北石家庄一家驻校的快餐连锁企业上班,她和女儿商量,看看自己能不能去那工作,女儿告诉她目前学校也没开学,都处在停工状态。女儿和女婿也都准备先回家。   几番无果后,家人也担心,叫她回去。无奈之下,杨莉打算回老家。做出这个决定是3月9日,杨莉返京的第16天。

杨莉发给雇主的微信,理解并感谢雇主。受访者供图

  杨莉和姐姐诉说,姐妹两人都很伤感。姐姐杨琴返京后和在京工作的家人生活在一起。在杨琴看来,妹妹杨莉是个闲不住的人,回家对她来说也是好事。“家里亲戚朋友都在,比在这生活得好,这就是工资比家里高些。”   3月13日,杨莉来到雇主家告别,雇主结了工钱,还多给了半个月的工钱,并告诉她,疫情过去再回来继续做到年底。杨莉很感激雇主,告诉她,自己回去了就不打算再回来。   离开雇主家,杨莉在东直门注销了自己在北京使用的公交卡和银行卡。   坐在返程的公交车上,杨莉才想起忘了和雇主、小孩拍合照,她发微信给雇主,雇主说可以互发照片留念,并说今后有机会去江西旅游,就找杨莉。   杨莉回到出租屋后处理租房内的物品,儿子已经帮她买好了3月16日晚上回家的火车票。   3月16日是杨莉返京的第23天。“回家了就不回北京了。” 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杨莉和杨琴为化名)    【线索征集】 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北京新闻中心征集疫情之下“众生态”人物故事线索,和杨莉一样,许多人的生活因一场疫情而改变,告诉我们你亲历或周边朋友经历的疫情故事,请致电01064004224,15210727929。   让我们一起聚焦各行各业,人物百态,记录这场疫情下,你我身边平凡的小人物的故事!感谢你的支持!

责任编辑:马婉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