办公室男老师抱住漂亮女学生,幕后真相让人大

办公室男老师抱住漂亮女学生,幕后真相让人大

时间:2020-03-24 15:21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办公室男老师抱住漂亮女学生,幕后真相让人大跌眼镜

谈客

发布时间:16-11-09 15:53 优质专栏作者

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:木子兰兰 | 禁止转载

1

女生宿舍,周婷蜷缩在床上,两眼呆滞无神,用毯子紧紧裹住了瑟瑟发抖的身体。班主任轻抚着她的背,一边安慰:“没事没事,不要怕,不要怕。”

教职公寓,刘卓辉瘫坐在地上,作业本从门口洒了房间一地,白衬衣不像往常整齐地扎在西裤里,夹着的烟快燃到手指头才发现,他半扶着桌椅,艰难地爬起来,杵立在窗前。

“请各班级注意,今天课间操取消,请同学们回到教室继续上课。”是校长的声音,陆续播了三遍。广播关闭,铃声响起,刚走向操场的同学们返回了教室。

校教导处房门紧闭,校长、副校长及教导主任神情严肃,蒋科两手插在裤兜里,靠着墙晃动着脑袋,悠哉悠哉。

“蒋科同学,请你严肃回答我的提问!”教导主任清了清嗓子。

“你问呗。”蒋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
“你今天去找刘老师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有个题不会找他解答。”

“你亲眼看到刘老师抱住周婷?”

“我推门就看见了,周婷边哭边叫,他拉开了她校服的拉链。”

“旁边还有人看见么?”

“就我一人撞见。”

“蒋科,你要对你说的负责任,这可不是说说玩的。”

“主任,我用人头保证我没撒谎,要不?我发誓,以我祖宗发誓!”

“这里有照片,这是证据!”蒋科举着手机。

照片是连拍的,周婷的外套滑落一肩,露出白色小背心,刘卓辉半低头,确实是半抱住周婷,有一张照片从角度上看到刘卓辉吻上了周婷。

“手机老师代为保管,蒋科同学你去上课,这个事件暂不下结论,不能到处乱讲。”

“手机什么时候还我?”

“该还你的时候就给你,你可以走了。”

蒋科耸耸肩膀,大摇大摆走了出去。

对于老师猥亵学生这种性质恶劣事件,作为市重点的优贤中学,这是自建校以来第一起,校领导正在讨论解决方案,课间操立即取消。

“应该通知孩子的家长,万一后续有什么问题,我们起码不存在掩盖事实。”

“是的,现在的孩子玻璃心,容易有极端思想。”

“先稳住家长,再小事化了。消息不能捅到媒体记者那,蒋科那个熊孩子要堵住他的嘴。”

“女同学需要多安抚,班主任要多开导多关注。”

周婷一直在哭,鼻涕眼泪浸湿了一小团被单,班主任找了她平时玩得好的女同学,轮番安慰。

“真想不到刘老师是这样的人!知人知面不知心!”

“亏我们还把他当成是君子,是好老师,幸好蒋科发现得及时。”

周婷的父母在半小时后赶到了学校。电话里告知周婷出了点小事,正忙着送快递的爸爸本不打算来的,班主任执意让夫妻都来,敏感的妈妈听出了点意思。这事肯定没那么简单,穿着超市洗发水促销的工作服就来了。

夫妻两人出现在校门时,就被教导主任恭敬地请进了办公室,倒茶递烟,笑脸相迎。周婷成绩拔尖,长得甜美清秀,是老师们眼里的宠儿。周婷妈很自然地享受着这份礼遇。

“今天把两位请来,是个突发事件,希望你们听完不要激动。”

“老师你直说,不需拐弯抹角,我们书读得不多,但是还算明理。”

“对,对!”周婷妈跟在周婷爸后面附和。

“周婷的成绩名列前茅,是你们二位教育得好,是学校的骄傲,她是语文课代表,今上午去送作业本时,被刘老师吓到了。”

“怎么吓到了?”周婷妈打断主任的话语。

“周婷小姑娘人见人爱,刘老师抱了她一下。”说着,主任走近周婷爸,拥住对方,“就像这样的拥抱,你放心,你女儿毫发未伤,学校对刘老师一定严肃处理。”

主任的话还未说完,周婷妈冲了出去,径直往宿舍楼跑去。

“那个姓刘的究竟把你怎样了!别哭了,当面对质去!”周婷摇头,死命地抓住床架不肯松手。

“告诉阿姨,姓刘的住哪号房间?”

“教职楼第四层418。”旁边的小女生小声回答。

周婷妈脱下高跟鞋狠命地敲着刘卓辉,旁人拦腰截住她,刘卓辉的眼镜摔在地上踩得稀巴烂,额上的青团隐约可现,白衬衫的扣子扯掉了两颗,原本向后梳得整齐的头发耷拉下来。周婷妈骂得很难听,楼层里住着的其他老师都跑了出来。

“我没碰周婷,我真的没碰她!”刘卓辉喃喃自语,无力地辩解。

班主任是第一个表示不信的,弱不禁风的小女生会诬陷自己的老师,有什么动机?再说周婷伤心难过的样子可不像演出来的?一定是刘卓辉情难自抑,做出如此出格丢脸的事。

周婷爸妈带着周婷回家了,休假一星期,学校说一星期之后给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刘卓辉停课,等待处理。

周婷回到自己的小房间,把门反锁,捊了下蓬乱的头发,没顾上擦去脸上的泪痕,一跃跳到床上,四叉八仰,兴奋地打开手机,有条未读信息:“影后,请受我一拜。”

2

高二第一学期伊始,班里转来了一个同学。

“欢迎新同学自我介绍,掌声鼓励。”班主任带头鼓掌,台下掌声雷动。

高个子,有点瘦,流星大步走上讲台,飘逸地甩了下头发。一张白净的脸庞,深遂的眼睛一副坏笑。周婷第一时间想到了“老干部”霍建华,时光倒回二三十年前,霍建华应该就是这个样子。

“其实呢,我的自我介绍吧我都不知道从何说起。”男生两手撑在讲台上,像极了老师们讲课时的语重深长,手腕上带着精致的手表。周婷下意识地扯了下校服,把电子表遮掩起来。

“我叫蒋科,蒋介石的蒋,但我不是蒋介石的后代,科学的科,我的爷爷爸妈都希望我能成为一个科学家。很幸运到了这个班级,我感觉自己正处于通往科学家的道路上,感谢大家的掌声。”

窗外有鸟儿在枝头喳喳叫,九月骄阳似火,周婷感觉脸上微微有点发烫。蒋科的出现触及了心最柔软的部分,有细小东西在慢慢萌芽。

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,她都能一字不漏想起这段调侃式的开场白。

一个星斯后,学校就传遍了高二3班,有个叫蒋科的同学是个富家子弟,跑车代步,佣人保镖左右跟随,校领导也要敬畏他三分。

每到饭点,周婷就看到一个衣着讲究打扮时尚的中年女子,拎着几个饭盒在公寓楼下等蒋科,从两人极其相像的五官,可看出那个女人应该是他的妈妈。蒋科几乎没有进过食堂大门。

据说,蒋科的家人向学校申请了特殊照顾,说蒋科有点神经衰弱,睡眠质量差,不能住较,每天最后一节课结束,家人准时接走。

周婷是语文课代表,每次抱着作业从教学楼通往教职公寓的楼梯口,会翻开蒋科的作业本,看着本子里面错误百出,作文词不达意三言两语敷衍。有时周婷真想学着偶像剧中的女主,大方得体的走到蒋科面前,摊开作业本,微笑地说,嗨,同学,你这个题目做错了,你的作文要重写。

但是她不敢,她怕自己走到他面前,语无伦次,乱了阵脚。她穿的是回力普通运动鞋,而他穿的是她叫不上名字的英文品牌,心里落差无以名状。

周婷之所以能挤进这个重点学校,是因为她成绩拔尖,中学毕业时直接保送进来。学校承诺每年可免去一部分学杂费,周婷的爸妈才同意。

蒋科结识了一伙死党,都是学习垫底的,蒋科有钱,听话的跑腿的对他言听计从。老师们打了招呼:“蒋科,你不读书就到后面去打瞌睡,别影响周围的同学。”于是,安静的课堂会响起有节奏的呼噜声。或者,上课铃刚响起,老师从前门进来,他便猫着腰从后门出去。

有一回,老师让周婷去图书室拿资料。路过活动室看到了蒋科专注地打桌球,身姿矫健动作娴熟。学校本没有桌球活动室,蒋科家里赞助,所以课余之后,只要蒋科出现在台球室,旁人便知趣地走开,静静站在一旁喝彩。

王者风范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炼成的。

当他的女朋友会不会很幸福?每天只要看着帅帅的他带着坏坏的笑,就足够愉悦了。周婷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了。

3

半学期刚过完,刘卓辉已经不下三次在教导处提出要严厉教育蒋科,要么开除出校,要么转到别的班级,根本不把老师放眼里!领导表示让刘老师睁只眼闭只眼,毕竟蒋科家有钱有后台,只要他不是太过份,就可以忽略不计较,当他不存在。

周婷的作文在整个年级是最棒的,每次都能当范文在班级里传阅。刘卓辉喜欢买书,他把看过的好书推荐给周婷。

在刘卓辉眼里,周婷是好榜样,他坚信榜样的力量是可以改变一部分人,比如蒋科。他向班主任提议重新编排座位,让蒋科坐到周婷后面。

“蒋科,你要多向周婷学习,不懂的随时找她请教。”

“周婷,你要多督促蒋科,让他跟你共同进步。”班主任就真的把蒋科编排到了周婷后面。

周婷仿佛在做梦,尽管她内心很想近距离去看看蒋科。她小心翼翼将身子尽量靠后端坐,蒋科趴在桌子上时,她的后背可以感受到他呼出的温暖气体,她假装很认真地听课,却不时竖起耳朵听后边的动静。

只有收本子的时候,她才敢把目光从他身上掠过,很快又把目光收回,她怕别人发现她的小秘密,她更怕和蒋科四目相对的时候,心跳加速会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刘卓辉正在处对象,对方是本校教声乐的老师,刚分配到学校,长发披肩个子玲珑,脸上洋溢着春风般的微笑,女老师和英俊的刘卓辉走在一起挺般配。

蒋科安静了那么几天,班主任对蒋科的表现很满意,至少每节课他会准时出席,不早退不打瞌睡不影响别的同学。刘卓辉也觉得蒋科正朝好同学靠拢。

又是一堂语文课。刘卓辉讲完课,吩咐周婷把作业本发下去,周婷起立朝讲台走去,台下一片窃窃私语。周婷的背后贴着一张白纸,上面写着:平胸村姑。

“谁整的?”刘卓辉撕下纸条,“有胆就站出来,敢作敢当!”他的声音逐渐变大,眼镜后面的眼睛随着音量的加大而变得滚圆。班上顿时鸦雀无声,周婷的脸涨得通红,迅速坐到位置上。

“我再说一遍,最好主动站起来,别让我动手!”刘卓辉把手里的课本“啪”一声甩在讲台上,两手抱胸紧盯着蒋科。

“是我,怎么了?我跟她开了小玩笑。”蒋科站了起来,他倒不是怕刘卓辉,觉得他年纪轻轻太死板,很没风趣。

“开玩笑是吧,那好,我来跟你开个玩笑。”刘卓辉走近蒋科,企图把纸条对着他脑门上贴。蒋科看到刘卓辉的手举起时,就知道他要下手,果断地用双手去挡。蒋科比刘卓辉矮个七八公分,刘卓辉一手招架住蒋科,另一手迅速将手里的纸条啪过去,歪斜了贴在蒋科的下巴上,周围发出哄堂大笑。

“妈啦个叉子,我跟你拼了!”蒋科双手挥拳。刘卓辉一手锁住他的喉咙,把他斜着往后撩倒,蒋科被摁倒在地上动弹不了。

“服不服?还欺负人不?”蒋科不作声,刘卓辉的手加大力度。

“你不服气,那就拗到底,看你厉害还是我厉害。”

“我……服了。”三分钟后,蒋科艰难地挤出那几个字。

“跟周婷道歉!”

“对不起嘛。”

“声音大点,要让全班同学都听得见。”

“对不起!”刘卓辉终于放手了,蒋科从地上站起,用手揉着脖子,让脑袋左右转了几圈,乖乖回到位置上。

周婷如坐针毡,大气不敢喘一口,后面一直没动静,她把脖子侧向一边,向余光去瞟,蒋科面无表情,坏笑消失,盯着桌面发呆。

他心里肯定很难过吧,从来没出过这么大的洋相。周婷想,事情因自己而起,是不是应该安慰他一下?从作业本里撕下一张纸条,对折再对折,半个手掌大的纸条上面写着:我不怪你,真的,你别生气了!涂涂改改好几回,再把纸条折成星星大小,收作业本时,她趁左右无人注意,把纸条放在他手边,她的指尖刚好触碰到他的手背,有点冰凉。

熬到下课,刘卓辉刚走出教室,后面就传来一声——“杂毛种,你一定会后悔的,等着吧!老子改天收拾你!”椅子摔在地面发出巨大声响。

午休时间,躺在床上的周婷毫无睡意,脑海里盘旋着那句“平胸村姑”,她找出压在席下的镜子,靠坐在墙边,拉开偌大的校服,看着T恤内平坦的胸部,其实他说得没错,自己整个就是一平胸村姑,刘老师太计较了,干嘛要教训人家一顿,让人难堪。不知道蒋科在干什么,会不会还在难过,想到他收起了坏笑,周婷心里就不安。

呵欠连天的周婷回到教室,打开课桌,一张粉红的心形便利贴映入眼帘。

“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?蒋科”这个结果正是周婷企盼的,女朋友都是从朋友发展而来的,想想肯定是自己的真诚打动了他。

周婷如约赶赴校外的绿洲公园,快要立冬的季节这里却是一片绿意葱茏,就像严冬里带给人无限暖意。

“做我的朋友可以,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蒋科盯着周婷,周婷自卑地低下了头。

“什么条件?”

“听我的指挥,整倒刘卓辉那个狗日的!!”

“刘老师教训你是过分了点,但他不是坏人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他不是坏人,那我就是坏人!”周婷咬紧嘴唇,不回答。

“你就说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吧,你不同意没关系,大不了我找别人帮忙,听我话的排着长队嘞。”

“你要我怎么帮?一定要整刘老师吗?”

“我要让姓刘的名誉扫地,知道他大爷我的厉害。你这是同意了?”蒋科用手挑起周婷遮眼的刘海,凑近她,“其实近看你长得不算难看,还凑合。”一团红晕飞上周婷的脸颊,十七年来,第一次被一个男生这么近距离地细看,蒋科的鼻息吹动着她的发梢,她有点轻飘飘的,似在云里雾里。

“既然同意了,就要配合我的演出,等我想好整姓刘的法子,再告诉你。”回来的路上,蒋科的右手搭在周婷的肩膀上,到了校门口,蒋科示意她先走,周婷一步三回头,心里别提多兴奋。

晚上躲在被窝里,用手电照着写下日记:今天我的男神搂了我,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。

4

四天前,蒋科把他的计划全盘托出。“现在要做的就是演习,如何把戏演得逼真,不露马脚。”

“不行不行,这样会毁了刘老师。”周婷听完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

“你不出面找人背后打他一顿都行,这个罪可大可小,严重会坐牢。”新闻看多了,猥亵罪的后果还是知道一点。

“你退缩了是吧,这事不捅出去,我只是想让他难堪一回,给他尝点苦头而已。”

“又不是真要把他怎么着,一日为师、 终身为父嘛。”

“我不敢,就算我演得好,刘老师会辩解说出真相!”

“这点你尽可放心,就是因为他对你好,大家都知晓,这就是他的企图!从你口里说出的话,相信没有人会不信。”

蒋科接着又说:“你开了门就装晕倒,待他扶起你,你就抱紧他,然后我拍照片时,你做出奋力反抗的姿势。就是这么简单,是不是很简单?”

蒋科在周婷耳边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,周婷觉得脑袋快炸了。刘老师那么好一个人,时刻给予自已帮助和鼓励,难道就这样回报他?

三天前的晚自习,周婷又发现了一张纸条:考虑得怎么样了?爽快点,你不同意我就找别人了!蒋科。

座椅有被踢的抖动感,周婷侧头,蒋科伸长脖子,挨着她的肩背压低声音说:“明天中午老地方见。”

两天前的午餐时间,周婷没有出现在饭堂。

下课铃声一响,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宿舍,洗净脸,擦上滋润的大宝,嘴唇干裂得厉害,抹了曼秀雷敦,头发梳齐,将发带束到最紧绷状态。走到门口又拐回来,确定镜中的自己整齐得体后,向公园走去。

周婷希望蒋科眼中的自己是干净的,独一无二的。

公园的长椅上放着一个便利袋,蒋科在旁边的小道上踢着石子。听到脚步声,蒋科回过头来。

“我妈煮的饭菜,一起吃。”蒋科把保温桶一层层揭开,四个冒着热气的菜摆在眼前。周婷接过筷子,磨蹭着不好意思动手。

“吃啊,我都把你当朋友了,客气什么,我一个人也吃不完。”蒋科夹着菜塞进周婷碗里。蒋科吃得很快,一个菜夹了两下,就放下了筷子,饭只吃了小半碗。

周婷细细嚼着菜,吃惯了土豆茄子,面对排骨大虾有点不知所措。

回校时,蒋科说:“你要后悔还来得及,我依旧把你当朋友。”周婷笑了,算是同意帮他。

那两天周婷表面平静,其实心乱如麻,她不敢想象事情会发展到何种地步,但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闭上眼就是蒋科坏坏的笑,没有别的选择,他提的要求,不管合理不合理都义无反顾。

一天前的晚自习结束,待同学们都离开教室,蒋科对着周婷说:“明天行动,你少穿点衣服,方便留证据。”说完他还把校服的外套拉链拉上拉下,“就这样,懂不?关键时刻一定要拉下来。”

事发当天,周婷捧着作业本朝教职楼走去,蒋科腋下夹着课本,两手叉在袋里,悠闲地跟在后面。周婷走得飞快,她害怕自己一旦慢下来,理智会占上风,就会后悔此刻的行为,会及时刹车强迫自己停下来。

走上公寓四楼,地面一层不染,走廊里没人,刘卓辉住的418房门紧闭,周婷敲了两下门。

“请进。”

周婷用一只手搂着作业本,腾出一只手去扭动门把,门就开了,刘卓辉正坐在窗台前的办公桌上抄写着什么,周婷用脚把门轻轻带上,转身朝刘卓辉走去。不知是紧张还是本能表演,周婷一个趔趄葡倒在地上,作业本呈直线洒了一地。

“怎么摔倒了,这么不小心!”刘卓辉赶紧过来扶住周婷,两个人肢体一接触,周婷紧紧地抱住了刘卓辉,半蹲着的刘卓辉准备轻扶起周婷,显然没有预料会有这么一招,周婷的力道有点大,把他拉坐在地上。

“你干什么,快把手放开!”刘卓辉急了,挣开周婷的双手,马上站起。周婷拉下外套拉链,直面刘卓辉,整个身体迎了上去,露出白色的小背心,双手紧紧箍住刘卓辉。

门就在这一刻打开了,蒋科走了进来,周婷双手垂下,做出推开刘卓辉的恐惧状,蒋科从课本里拿出事先调到拍照的手机,横七竖八猛照一通。

刘卓辉目瞪口呆,周婷背对着相机轻拉下衣服,衣服从肩膀滑向一边,露出雪白的肉体。蒋科飞快地跑了,三分钟后班主任出现在门口。周婷头发蓬乱眼泪汪汪,刘卓辉瘫坐在地上。

时间仿佛被静止了。

5

“真够晦气的,看我不敲他个十万八万,我会放过他!什么叫未遂?未遂就不用负责任啊?”客厅里传来妈妈的吼叫声。

“你小点声,传出去,闺女还要不要做人!”爸爸刻意压低声音。

周婷捂住耳朵,不想听爸妈无意义的争论,不知道刘老师怎么样了,希望学校不要过份处罚刘老师,跟她一样算是休几天假,再接着讲课。

校领导送走周婷的爸妈,将事件的来龙去脉上报了教育局。教育局回复会走访调查,三天内给结果。

蒋科把脚摆在同桌的桌子上,班主任把他叫了出来,旁边还有一个陌生面孔。在会议室坐定,旁人就自我介绍一番,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员,要蒋科把看到的一幕说出来。

蒋科就把早已编好的故事添油加醋说了一番。“你们可要保护我的人身安全,刘老师打人可厉害了,我怕他会报复我。”末了,他还加了这么一句。

“蒋同学,请放心,我们会保护好你,绝不会放过坏人。”

蒋科出来时,掩饰不住激动,不会放过坏人?你以为你是警察叔叔啊,哈哈,好玩。

校领导陪着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找到周婷的家,周婷和衣躺在床上,她又恢复了三天前那副时而呆滞时而惊恐的状态,在妈妈的安抚下,她把事件经过也说了一遍。

当然,整个事件过程和蒋科嘴里说出来的几乎一模一样。

“我们一定会严惩刘卓辉,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工作人员离开时说了这句话。

“我得看看是什么满意的答复,不让我满意,我就去学校闹,撕破脸皮怕什么!”

“还要不要脸?你这个妈当得真是失败,好好看着闺女,提防她想不开。”

“你成功你有本事,我还用得着在超市里累死累活啊,窝囊废。”

周婷拉着被子把头蒙起来,已经够烦了,做人真没意思。

手机除了当天收到的那条信息,就静悄悄地躺在枕头底下。三天过去了,蒋科没来一条信息,不知道学校对刘老师作出什么样的警惩。

班主任老师打来电话,问周婷恢复得如何,周一能不能准时到校上课。

“你们都没给我们答复,就这样敷衍了事?”周婷妈怒火中烧。

“六万块一分不能少,我闺女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再不能少了!”

……

“我是农行的卡,卡号是XXXXXXXXXXXXXXX。你放心我不会去上告,为了学校的名誉,我们也是要脸的人,闺女以后还要嫁人。”

电话挂掉后,周婷妈兴高采烈哼起了歌。

晚饭桌上,蒸笼盘中躺着六个大闸蟹。

“今儿高兴,给你们父女加餐,中秋节都没舍得买给你们吃的大闸蟹补上,我特意选的膏黄特别多的母蟹,挺新鲜……”

6

走出家门的周婷,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。等下就可以见到蒋科了,一星期不过才168小时,简直是度日如年。

快走近学校时,周婷从口袋里拿出镜子,仔细照了照,呆在家几天没见阳光,脸变惨白了点,眼睛有点泡肿,大概是演戏时眼泪水流多了的缘故。

再穿过那个公交站牌,拐进去就是学校,周婷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是刘卓辉。(文章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。标题:演戏 作者:木子兰兰)